知直止致

高中毕业一条死狗
没热度没人理就会丧
出all胜/UT坑蹲着
逆了会死
微博指路→耳可至夂
没了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8

18.

最后涌上台的15班还是被气急败坏的教导主任用开大声音的麦克风赶了下去。礼堂里的掌声起哄声欢呼声挤满了箱子的耳朵,他被学生簇拥下了台,脑袋里依旧是被核武轰炸般一片混乱。他思考着此时似乎意义重大却也毫无意义的事情,它们在他脑袋里挤成一团乱麻,叽叽喳喳吵吵嚷嚷,半天也理不出头绪来。

他的手似乎被谁牵住了,脸颊边刮过秋天微凉的气流。耳旁的喧闹越来越轻,鞋跟踏过地板迈向沥青地,眼前的场景由昏暗的礼堂变得渐渐明亮。箱子盯着前面金发的学生,两个人都没说话。只是跑。只能跑。手心的汗慢慢融在一起。

脚步停了下来,箱子发现是学校没人的后操场。他们俩都有点喘,玛奇朵定了定呼吸,靠在了一颗树的树干上。

箱子低头,又抬头,看见学生吹了吹自己的刘海。

气氛有点无所适从。箱子清了清嗓子,开口,“唱的不错,表扬你一下。”

玛奇朵笑了一下,“那必须。”

话题终止了。箱子又咳嗽了一声,两个人重新陷入沉默。

箱子盯着脚尖处人造草坪上支楞出来的一根绿色的草,心里有千万个问题呼之欲出,却像是喉咙被噎住了一样问不出来。他想问他为什么要唱这首歌呢,为什么唱的时候要看着我呢,最后抱住我是因为太兴奋了吗,你拉我跑出来是要拐卖人口吗,我是不是该报警啊。

他最想问的是,这些问题的答案,是不是和此时此刻的我想的一样呢?

箱子下意识地用脚踢了踢已经饱受摧残的草坪,看着一粒垫在假草下的黑色塑料飞了出来。尴尬的气氛自这片沉默中溢出,箱子在心里疯狂吐槽说小鬼你好歹说句话啊,表面上却也像被切了声带那样一个单音也没发。

箱子想他现在的状态难道就叫头脑风暴吗,又吐槽说不不不应该叫风暴过后吧毕竟现在他的脑子里乱成一团,正想接着想下去时却看见了玛奇朵浅蓝色的帆布鞋尖出现在了视野里。他抬头,发现玛奇朵站在了他的面前,正定定地看着他。

他的胡思乱想戛然而止。“所以说,你拉我来这是干嘛?期末考试题我也不知道,知道了也不会告诉你的哟少年。”谜之沉默后他的第一句居然是这个吗?!箱子为自己清奇的脑回路感到一阵沉痛。

玛奇朵明显地愣了一下,“……不是,”他眨了眨眼睛绷不住乐了,“这种气氛下,老师你开口的第一句居然是这个吗。”

所以说这种气氛是什么气氛……箱子觉得自己已经控制不住,或者说懒得控制自己的大脑一路狂飙到随便什么地方了。他自暴自弃般地接着明知故问,“所以说,来这干嘛?”他试图把话题扯回来,尽管他有那么一点微妙的不情愿。

话音落在了打着卷的人造草坪上,随之而来的是带着城市遥远的嘈杂人声的沉默。玛奇朵浅灰色的眼瞳静静地聚焦在箱子带着不自然的红色瞳孔里,眼里深处蕴含的东西箱子十分希望自己看不懂。少年金色的头发带着下午三点的阳光,卷发翘起的弧度和发丝投在脸上的暗色光斑都该死地泛着一股酸了吧唧的文艺气息。箱子想这是哪里来的伤春悲秋的琼瑶剧氛围啊,却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躲闪开来,像个小女孩似的看向自己的鞋尖。

“就是想和老师倾诉一下……青春期少年的感情问题吧。”

沉默还是被打破,玛奇朵的声音平静地从脑袋上方传过来。该死的身高差。箱子咬了咬牙,鼻腔传出了一声轻轻的“嗯”。

“……虽然这么说了,但老师你也知道我想说的是什么吧。”

啊。箱子抬头看向玛奇朵的脸,发现学生的脸上也带了一丝与平静声音不同的局促不安。他的喉咙有点发干,想说点什么却像被谁掐住了脖子说不出一个单字,只是徒劳地张了张嘴又闭上,任由脑袋里的想法疯狂地横冲直撞。

他想说老师知道你对老师的爱啦,想说你这是不是想套期末考试题啊,想说哈哈哈都说了让你找个女朋友你就是不听嘛。他想开玩笑打哈哈,想无所谓地像人生导师般拍拍学生的肩膀说青春真好啊,想把这些全都当做学生中二时期的玩笑一笔带过。他想,毕竟他是大人嘛。

“……嗯。”

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或者是没能说。没办法当做玩笑,处理不好这样的感情,做不来情感导师,或者说他连自己的心情都看不清楚。他一直就是这么这么的没出息,不想退缩却也无法迎难而上,不上不下磨光了身边的所有人。

“嗯,”他说,“我知道哦。”

玛奇朵没说话,只是双手握住了箱子的肩膀。手心的热度和潮湿透过衬衫传了过来,箱子轻轻吸了一口气。

“……那,你的回答呢?”

学生的声音干涩得要命,肩膀上的热度也颤抖着表达主人的紧张与无所适从。箱子脑袋里越来越混乱,感情和想法和冲动和理性互相穿插成乱糟糟一团乱麻。空气变得稀薄起来,他小心翼翼地呼吸着,最后还是抓住了理性的尾巴。

他开口,“老师很感谢你的感情,不过这只是青春期的躁动而已,身边的人只有我这一个大叔才会造成的,所以就让你找个女朋友……”

肩膀上的手突然收紧,痛感从神经处窜向大脑。箱子惊讶地抬起头,看见学生复杂中带着愤怒的脸。

“去他妈的青春期躁动,去他妈的女朋友,去他妈的十动然拒。”

玛奇朵沉着脸说完,胳膊一使劲把箱子拉到面前,看见老师有些惊慌的脸。

然后他盯着老师红色的眼瞳,狠狠地吻了下去。

TBC.

评论(5)
热度(25)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