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高中毕业一条死狗
没热度没人理就会丧
出all胜/UT坑蹲着
逆了会死
微博指路→耳可至夂
没了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6

16.


运动会前一天晚上,箱子吃完饭后开始收拾次日要用的杂物。他随手把一盒士力架扔进他上大学时买的旅游包里,再拎着一兜帽子放到门口,正想出门买点口哨时,电话响了。


他挣扎着去够放在床头的手机,床上乱七八糟的衣服和被褥兴许还有些书本教案等东西让这个动作完成的无比艰难,他手一个没支住便一下巴磕在了枕头上,差点没咬了舌头。


好在他最后还是成功摸到了手机,“喂?”


“哟老师晚上好啊。”电话那边是玛奇朵透过电波传来的失了真的声音,比平时还要低沉沙哑一点。箱子听他心情似乎还不错,也回了一句晚上好。


一句过后是短暂的沉默,箱子正想奇怪地问问玛奇朵干嘛呢,那边已经接了下一句,“……吃了吗?”


“……少年,原来你打招呼的方式这么腼腆含蓄,没看出来啊。”箱子夹着手机伸长胳膊去够鞋,“还没吃呢。”


“那你看我这么正直的一个人,”玛奇朵笑了一下,“没吃的话我去买菜给你做?我还有道题想问你。”


箱子蹬了两下脚又在地上跺了两下,可算把鞋穿上了,“诶那正好,我刚打算去买点明天用的口哨,一起去吧,你在哪?”


“……你家楼下。”


揣着钱包下了楼,箱子果然看见了一脸无所事事踢着石子的玛奇朵。对方听到楼道门“哐”的一声巨响后抬头,扶了一下书包,冲他招了招手。

箱子走过去拍了一下玛奇朵的肩,“走,咱们和老头老太太抢东西去。”


买完东西回了箱子家已经七点了,玛奇朵开了门书包一甩菜一放就往沙发上一倒,“卧槽老师我真不能叫你老年人了,你没他们那么健壮凶猛……我觉得我要死了……”


箱子也往沙发上脸朝下一瘫,挣扎着手向后指了指厨房,说话的声音像被套了麻袋,“先把饭做了再死。”


玛奇朵“啊”了一声,表情很是夹着生无可恋的愤愤不平,“老师你简直新世纪的黄世仁!有你这么压榨祖国的娇嫩花朵的吗!好歹你也是个园丁!”


“诶你真啰嗦,廉价劳动力……”


“我要罢工了!我要吃独食了!”


“别这样娇嫩花朵,”箱子把脸从柔软的沙发坐垫上拔出来,手在玛奇朵脑袋上摸了摸,“园丁需要你拯救,么么哒。”


“……老师你,OOC了哦。”


然后箱子笑眯眯地看着玛奇朵一顿一顿地往厨房走去,只当学生的浑身僵硬是累的。


吃完饭玛奇朵帮着箱子一起收拾他还没装好的东西,老师打着红烧排骨味的嗝递给学生一瓶可乐。玛奇朵接过来喝了两口才发现这瓶可乐在他接过之前就是开了封的状态,愣了一下,听见箱子叨咕“还是可口好喝”后整个人都炸了。


他盯着还有点可乐残留的瓶口愣了好一会,心里像地震似的蹦,同时他觉得自己脸有点红,跟个少女漫画主角似的dokidoki扑通扑通。箱子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伸手拿过了还握在玛奇朵手里的可乐瓶,“你干嘛呢?”


“啊、我在回味百事的美好滋味,”玛奇朵回过神来把瓶子往箱子手里一推,“透心凉,心飞扬。”


箱子就着瓶子又喝了一口之后盖上盖放到了桌子上,“那个是雪碧……”


“……管他是啥呢,快收拾吧。”


玛奇朵觉得自己有点扛不住,总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大概会扑过去冲着箱子还带着百事味的嘴啃上去,所以马上转过去把一塑料袋口哨塞进了包里。


所以说,有的事还是不能开窍太早啊。


>>>>>>


第二天一早,箱子在去学校的公交车上看见了穿着运动服扛着琴包的玛奇朵。


“早上好啊红领巾,”他扶着吊环过去拍了一下玛奇朵的琴包,“街头卖艺去啊?拿没拿碗?”


“……我有帽子,”玛奇朵愣了一下回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乐了,“老师早上好。”


“早上吃饭了吗?”箱子伸手打了一下玛奇朵印着“为人民服务”的鸭舌帽,“还有800米的伟大道路等着你跑呢。”


玛奇朵拍拍肚子,“吃的芹菜馅包子,现在打嗝还有味呢,请组织放心。”


下了车玛奇朵打了个招呼便去了教学楼放吉他,箱子自己背着旅行包走向运动场。大老远就看见自己班学生在看台上上窜下跳,有几个男生已经套上了运动服向自己这边招手。他稍微加快了步伐,到了看台后把包往空座位上一甩,“孩儿们早啊!”


学生们都笑了,“大王早!大王什么指示!”


“大王就一个指示,”箱子指了指几个疑似在杂耍的男生,“在站的诸位,有项目的赶紧去主席台报道,没项目的滚下来当苦力,”他指了指不远处堆着的泉阳泉,“真当这里是花果山啊。”


八点钟运动会开幕式开始,箱子昏昏欲睡地坐在看台上听着主持人胡诌得慷慨激昂。旁边的学生笑嘻嘻地凑过来,“老师喝不喝水?”


“谢了,”他接过学生递过来的一瓶矿泉水,“这破开幕式什么时候能完事……”


终于熬过了xx局局长校长主任教师代表学生代表家长代表发完言,箱子已经无聊得喝完了两瓶水,现在感觉自己的膀胱要炸了。他和第一个项目的运动员一起冲出看台直奔厕所,经过大看台时碰上了已经换好衣服的玛奇朵。


“哟老师……你这是干嘛去?”玛奇朵看着颇有百米运动员架势的老师诧异道。


“去拯救世界,所以你快让开,”箱子推开拦在面前的万恶黄毛,“你老师我体内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回到看台时箱子发现自己旁边那个递给自己矿泉水的男生变成了一脸微笑的玛奇朵。


“诶,你干啥来的,”他过去拍了一下玛奇朵的卷毛,“我这没吃的。”


玛奇朵扬了扬手里的pocky,“我来感染一下大王的圣气,芝士味的,吃吗?”


箱子乐了,坐在了座位上叼过玛奇朵手里的pocky,“我靠,谁告诉你的?”


玛奇朵瞪着箱子嘴里的饼干一时没说出来话,过了半晌才憋出了一句,“……作为新世纪的好少年,我绝对不出卖战友。”


“诶呦,宁死不屈啊。”箱子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水,“看比赛吧江姐,一会不就轮到你了吗。”


“我是下午,老师你老糊涂了吗。”


“爱哪天哪天,吃你的吧小鬼。”


早上的项目就在玛奇朵和箱子的乱侃胡诌中结束了。吃过饭就是玛奇朵的男子800,箱子没看他回座位,等了一会便发现了在操场上做准备运动的黄毛学生。


他眯起眼睛看了一会,发现这小子的身材其实相当好。玛奇朵的腿挺长,身上的肌肉紧密结实,随着运动一张一缓,完美诠释了什么叫“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箱子把喝完的矿泉水瓶扔在一边,收敛了一下自己一不小心太过灿烂的笑容。


运动员已经在起跑线上就位,玛奇朵在第三跑道上微微弯下腰,一条腿迈了出去。高台上的发令员挥着红旗,箱子看着旗一下子落下,然后是发令枪清脆的“砰”的一声。


800米,也就是两圈。箱子能看出来玛奇朵在第一圈事刻意控制了速度,一直维持在第三的位置,没前进却也没人超过他。班级的学生敲着手里的汽水罐塑料瓶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给自己班同学加油助威,女班长大声喊着“玛奇朵”,尖细的声音没什么震慑力,但后面还是有一群小狼崽子嗷嗷叫着“加油”。


箱子感觉自己也被这种本来很傻气的氛围感染了,向班长要来她手里的喇叭,“玛奇朵!!”


“加油!!!”班级的同学配合地喊得更大声了,手里的瓶子罐子哐哐地越敲越欢,“嗷嗷嗷嗷嗷嗷!!!”


“嗷什么呢这帮傻小子……”箱子没控制住笑了出来,清了清嗓子接着喊,“玛奇朵!!”


“加油!!!”


就这么喊了几回合,玛奇朵终于跑到了最后半圈,并明显地开始冲刺。箱子似乎看见他跑过他们面前时嘴角微妙地扬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玛奇朵开始加速,本来一直在他前面的学生被一口气超越掉了。本来前三之间的距离相差就不大,他跑得越来越快,看起来十分轻而易举地跑过了第一,开始领跑。


箱子的嗓子都要喊哑了,后面看台上的嚎叫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他也抄起旁边的一个塑料瓶开始往座位上砸,眼睛死死盯着玛奇朵,跟着后面的学生一起一边笑一边喊。


当玛奇朵胸前飘着代表终点的红线时,全班彻底沸腾了。


箱子在一片欢呼嘈杂中看见他的学生举起了一根代表冠军的食指,举起右手向空中挥拳,帅得后面女生一起尖叫。玛奇朵的眼神扫过兴奋的同学,定格在箱子身上,一边喘一边冲他露出了从未有过的灿烂笑容。


下午两点的阳光直直地在少年的身上铺展开来,身上的汗珠反射着金色的光,亮晶晶地连成一片。


过了许多年,箱子依然记得,那些写满笑意的金色阳光。


TBC.


评论(2)
热度(23)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