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请看简介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长期约稿 我要饿死了 谢谢大家
日lof的一律拉黑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5

15.

第二天早箱子从睡梦中惊醒,看了一眼窗外,天还是半黑状态。5:23,这是箱子枕着玛奇朵的枕头迷迷瞪瞪地摸出手机后得知的。他尽力睁开酸涩的眼睛揉了揉头发,旁边团成一团的被子告诉他玛奇朵已经起了床,箱子扔下手机,听见了从厨房传来的油烟机声。

他自认为不是个爱睡懒觉的人,而刚刚手机上写着的时间也证明了这一点。本来以为作为新世纪的好少年的玛奇朵怎么着也得吭哧瘪肚抽筋扒骨一会才能爬的起来,没想到居然比他起的还早。

“早上好……”箱子看见玛奇朵端着两杯牛奶从厨房走出来,打了个招呼,“昨天谢谢你啦红领巾。”

玛奇朵没说话,把两杯牛奶放到桌子上之后抬头看着箱子。他意味不明的眼神似乎在他鼻尖向下的地方停留了一会,箱子被他盯的有点瘆得慌,抬手在离玛奇朵眼睛不远的地方晃了晃,“瞅什么呢你?红领巾?”

玛奇朵像是被惊醒了似的瞬间回神向后躲了躲。“……不用客气,叫我雷锋就行。”他笑了一声,指指自己的脸,“雷锋同志告诉你,你这里好像被压红了。”

箱子正往厕所走,听见这句话迅速探头到镜子前面看了一眼,“……卧槽,都压成红太阳了。”

吃过饭之后两个人一起出了门,向车站走的时候箱子被路边的石头绊了一下,玛奇朵难得没有调侃他。箱子看着默然无语的玛奇朵有些奇怪,把左手的公文包移到右手后抬手捏了一下玛奇朵的耳朵,“想什么呢你?”

玛奇朵猛地回头,手里的便当盒随着他的动作“咣当”一声,脸上又是早上那副欲言又止欲说还休中还带着惊讶的表情。箱子肚子里的疑惑已经要到达了临界值,玛奇朵这副样子就像一夜之间穿越了五代十国似的,弄得他很不习惯,“怎么了?昨晚上做春梦了?哪家小姑娘?”

“……你说说你一个老师,”玛奇朵似乎回过了神,表情迅速转变成了一脸沉痛,“黄腔张口就来,怎么教书育人?怎么以身作则?”

“哟,你还需要我以身作则呢小流氓。”

“叫我雷锋,老年人。”

>>>>>

留宿的第二天是周三,玛奇朵刚刚在前一天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向箱子保证文艺汇演包在他身上,并在第二天背着黑色的琴包,马上付诸了实际行动。

他看着面前的拿铁、摩卡和焦糖,敲了敲手里的电吉他,“来吧少年们,老师下达的指令不能不执行啊。”

“……你抽什么风呢这是,”拿铁揪了揪头上的呆毛,拿起鼓槌,“闲不闲啊你,我早间新闻还没看……”

他说到一半的话被旁边正给吉他插电的摩卡打断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那么高雅的爱好啊你这个看着新闻姐姐prpr的家伙。”

“……说真的,你,到底,和我,多大仇。”

玛奇朵看着他们笑而不语,低头开始调音。他慢慢地拨着弦,拨到第二根的时候被旁边的焦糖拍了拍肩膀,他回过头去,对上的是焦糖意味深长的目光。

“师命难违是吧。”焦糖冲他乐了一下。

玛奇朵回给焦糖一个笑,“我说我这是关心班级热爱集体你信吗?”

“我信,我信,”焦糖离开座位,拿起了靠在墙上的贝斯,“我相信你是个一颗红心向太阳的恋师少男。”

文艺汇演确实是个烫手山芋,玛奇朵能揽下来并且拖着几个损友一起下水也是出乎了大部分人的预料。不过了拿铁开始吐槽的那两句,被拖下水的几位都没什么大意见。

反正唱不好的话就都怪那个金卷毛嘛,唱的好还能涨粉钓妹子,何乐而不为。

“……那就决定是这首了,大家加油,’”玛奇朵拍了板,拿起吉他拨了几个音,“咱班的未来就靠我们几个了。”

焦糖看了看手机里的谱子,眯了眯眼睛,又冲玛奇朵意味深长地一笑,“诶呦这选曲,居心叵测啊少年。”

玛奇朵当没听见一样去跟拿铁说话了。

TBC.

评论
热度(27)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