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请看简介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长期约稿 我要饿死了 谢谢大家
日lof的一律拉黑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4

14.

“……等等,现在几点了?”

玛奇朵停下笔,转头看了眼一脸惊悚的箱子,又抬头看了看挂在客厅的表,再转过来冲箱子展颜一笑,“啊,美好的时光总是度过得这么快……九点半了。”

“卧槽这么晚了!”箱子手一抖,手里的橡皮掉到了地上,“妈呀这么晚了!没车了!怎么办!”他把凳子往后撤了撤方便玛奇朵捡橡皮,“我不想走回去啊大黑天的!”

玛奇朵把橡皮扔在桌子上,合上书边笑边抻了个懒腰,“没想到老师你还怕黑啊——爽!”

“不是怕黑,”箱子也抻了个懒腰,“老师这老胳膊老腿的经不起折腾啊。”

“嘿——。”

“别黑,我懒得走道了,要不你背我回去得了。”

“这是撒娇吗老年人?”

“撒个五年中考三年模拟的娇,老年人打算压死你,我们班的数学平均分一定会有质的飞跃。”

“啧啧啧,居心叵测。”

“我这是机智。说实在的,你有没有招让我回去啊少年?”

“少年表示没有招,不过尊老爱幼是传统美德,作为新世纪的红领巾要以身作则,”玛奇朵转过头冲箱子眨眨眼,“那么红领巾本着尊老的教诲,就勉为其难地收留一回怕黑的老年人吧。”

箱子保证,他从小到大从来没在其他人家里留宿过。

在他漫长(?)而又坎坷(?)的二十多年的人生里,除了出差,出差和出差,每一天晚上都是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并不是认床或者怎么样,总之各种机缘巧合(不)下他从来没在别人家住过。包括高中时晚自习下课,他送当时的女朋友回家,那女孩满脸通红地各种暗示他上去坐坐却被他以“天太晚家人在等”拒绝了。

然后隔天他就被发卡了。他才不会说他百思不得其解呢。

“要洗澡吗?”玛奇朵叼着牙刷问了一句,把箱子神游到天外的想法拉了回来,“抽屉里有新牙刷,你再去厨房拿个玻璃杯就行。”

“哦。”箱子放下手里捏了有一会的纸,站起身拉开玛奇朵刚才指着的抽屉,果然看见了一排没开封的新牙刷。他用手翻了翻,红黄绿蓝紫……“你买这么多牙刷干嘛?你用的什么色的?”

“超市特价,看见了就买了。”玛奇朵冲他扬了扬手里的牙刷,橙色的。

“卧槽你牙刷也要买彩虹色啊夸不夸张……”箱子随手拿了一个蓝的,“啧啧,小孩啊。”

玛奇朵正在漱口,咕嘟咕嘟了好一阵才抬头,“追求美是人的本性。”

“本性个鬼,少女心就直说,我就不吐槽你客厅的那个狮子公仔了。”箱子接了杯水,挤上牙膏,低头开始刷牙。

洗漱完之后他进了卧室,看见玛奇朵正躺在床上打滚。他低头看了看地上,愣了一下,“我自己打地铺?没被子啊。”

玛奇朵乐了,“怎么能让老年人睡地上呢,我也太没爱心了。老师你就勉为其难跟我挤一挤吧,都是男的,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你说话注意点。”箱子有点无语,他被玛奇朵这句话弄得心里莫名一颤,翻身躺床上拉过另一个被子的同时觉得自己有点脸红,“怎么回事呢一天天跟流氓似的。”

“唉,青春期躁动嘛,没办法。”

“你可赶紧去找个女朋友吧,我怕你哪天躁动着躁动着炸了。”箱子盖好被子调整了一下躺姿,“赶紧睡吧小流氓,明天还要上课。”

玛奇朵眯了眯眼睛,“老师你这是鼓动学生早恋啊……我倒想找,可我怕人家被我吓走啊。”

“吓不走啊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况且你长得还挺人模人样的,加油,勇往直前吧少年。”

“这样啊。”玛奇朵愣了一下,眼睛里瞬间充满笑意,“谢谢老师啦。”

箱子蹭了蹭枕头闭上眼睛,“不用客气,赶紧睡觉。”

“晚安。”

“……嗯,晚安。”

加油……吗。

玛奇朵注视着已经陷入深眠状态的箱子,轻轻地笑了笑。他看着他随着呼吸而轻轻颤动的眼睫毛,起伏的胸膛和安静的脸,俯身过去又凑近了一大段距离。箱子轻缓的气息一下下扑到他的脸上,和他的呼吸交织在一起,潮水般席卷了玛奇朵的所有感官。

他凑近了一点,又一点,近到箱子颤动的眼睫都变得模糊,脸上的气息温热着鼓动他跳得越来越快的心脏。

他和他越来越近,直到玛奇朵的唇上出现的,是另一个温软的触感。

“……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他低声说,声音频率和心跳同步在11点的静谧房间里。

TBC.

评论
热度(42)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