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请看简介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长期约稿 我要饿死了 谢谢大家
日lof的一律拉黑

【玛箱】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

箱子第一次正式认识玛奇朵,是在他带的班级升上高二后的第二个周五。

他记得那天很热,热到平时有些一丝不苟的他难得的解开领带,因为那玩意沾了汗便勒得他喉咙发紧。太阳大得让箱子有点想把发明“万里无云”这个词的人揪出来揍一顿,因为那词形容现在的天真是太贴切了,贴切得让他有点想哭。

此时此刻他唯一想做的便是叼着x旺碎冰冰躺在床上吹风扇,看会电视刷会微博,顺便通过窗户看着路上热得欲断魂的行人感叹一下夏天来了。但此时此刻,不得不因为备课本用完了而明天就要交教案所以无奈必须走两趟街去买新本子的箱子,只能成为那欲断魂大队的一员,恶狠狠地咒骂这该死的高温。

夏天真是他妈的来了。Fuck。

骂了句脏话的箱子向左拐了个弯。他常去的文具店就在这条街上,那店的老板人很好,是个慈眉善目的鳏夫,老婆死在了十多年前的一次车祸里。这事是他在偶然看见店里墙上一张笑得很好看的女人照片时老板跟他说的,箱子记得那时他的脸上没多少伤感,笑容里大部分都是缅怀。

真好啊,能有一个跨越掉生死的爱人。单身汉箱子不禁这么想。

胡思乱想着经过街上穿插着的一条暗巷,本来毫不起眼的小路却因一阵有些刺耳的打斗声而把箱子的思绪拽了过来。本想直接无视,可身为人民教师的职业本能却让他眯了眯眼睛,拐弯走了过去。

很寻常的高中生打架,十多岁青春期的男孩精力无处发泄,再加上七月份的高温,催化了冲动的斗殴。箱子在高中时代也干过同样的事情,甚至因此被校方警告记过也没在乎过,那些无处发泄的积郁与烦躁的荷尔蒙似乎只有这种暴力的方式才可能宣泄。那时候他停不下来,也不想停。

所以了解这些的箱子开始只是看着。

挥舞的棍子扬起了干燥的土,灰色的浮尘被一点阳光照得闪闪发亮。没等棍子落到被围攻的人的身上,持棍的人就已经被狠狠踹向肚子趴到一边。一堆人里同时冲上来的有三四个,都是流里流气一看就是混个高中毕业就去混社会的太保,拿着从街边捡来的武器,半天也没有打到应该攻击的人。

反倒是那个1V多的人,让他有点眼熟。

浅灰色的眼瞳,头上不知道是不是为了买萌用的熊耳,因天然卷四处翘起同样也是金色的头发,还有那挂在还挺帅气的脸上的、现在看起来仍然亲切的微笑——玛奇朵,今天新来他班上第一天的转学生。

箱子惊讶着他的好身手。面前的人已经不太费力地把三个人虐得趴在地上叫唤,很明显不是经常打架就是练过什么防身术,或者二者皆有。他看着他双手松松地插在兜里,歪着头,脸上仍然是那种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微笑。动作满分,箱子想,然后听见玛奇朵开口说了些什么。

“就只敢上来三个人啊?都上来啊,多打断几个人的腿我也会很开心的。”

很清朗的声音,只不过威胁性的内容让人没那么享受。

那群混混真的有一口气冲上来的架势,好歹也算是个祖国园丁的箱子叹了口气,迈开步子走了过去。在手拿着会被查水表的管制刀具的人一刀子招呼过来形成恶性事件之前,箱子站在了那帮人的前面,有点无奈地开了口。

“诶我说,大热天的不好好回家写作业看av在这吓咋呼什么啊?还有后面的那个,”他侧头看了看表情有点惊讶的玛奇朵,“一会5000字检讨交上来。”

“你他妈的是谁啊给老子滚——”

然后箱子便一拳擂上了那个挥着水果刀凶神恶煞冲过来的杀马特的鼻梁。手上的触感让他确定那人的鼻梁会有两个月呈断裂状态。

“尊重老师懂不懂?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

那群人里有几个是箱子教书的学校的学生,目睹这个不算太默默无闻的红发老师打断了为首的人的鼻梁,便有些退缩。那帮人陆陆续续地停下来站在他面前,更有一些怕被处分的人开始默默逃离现场。

本来也没有多少人,受到同伴的逃走和老师的威慑力的影响,已经走的七七八八。还有两个人在念叨了几句类似“胆小的傻逼”“多管闲事”“只会躲在老师身后的懦夫”这样的骂人话,也转身走掉了。

然后箱子终于回头看了身后的玛奇朵。

“老师,5000字有点多,我会告你体罚学生的。”

身后的人仍旧是一副很轻松的样子,丝毫没有打架斗殴后很有可能到来的查水表的紧张感,反倒是抖了抖卖萌用的熊耳冲箱子笑了笑。

箱子没理他。“我说你胆挺肥啊,来第一天就打算被记过?”

“诶——老师原来是那种打小报告毁掉学生人生前途的无良老师吗我好伤心。话说老师居然记得我呢,诶嘿☆”

“不要一边说赖皮话一边卖萌啊,我说你。”

看着玛奇朵眼角弹出的谜之五角星,箱子踢了踢地上的棍子,“为什么打架?”

“青春期综合症吧我想。”

“……”

箱子以一种明显不信的表情挑了挑眉。玛奇朵捡起了地上的木棍扔进了垃圾桶,“以前学校那帮闲的蛋疼的人过来找事的,老师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正当防卫,请不要告诉那个头上有鸟窝的吴克教导主任。”

“……那是谁啊所以说。”

箱子有点哭笑不得地理解着这个足以让那个老不羞跳着脚要求赔偿果果糖的绰号,看了眼表,抬手掸了掸玛奇朵头上落下的灰,少年比他略高的个头让这个动作完成得有些困难,“赶紧回家吃饭吧小鬼,妈妈做的香喷喷的饭菜在向你招手,以及赶紧给我回家好好学习,明天考公式不及格我找你家长哦。”

也许是惊讶于摸头杀这个有些亲昵的举动,玛奇朵用灰色的瞳仁盯了箱子好半天,过了半晌才低头说了一句“并没有这种东西啊,老师。”

“什么?”

“没什么。”玛奇朵冲箱子笑了笑,转身挥挥手,“下次不要多管闲事啦老师,我一个人能搞定的。那老师再见咯~”

箱子叹了口气,“还想有下次啊你?”

没有那种东西吗……跟自己一样吗?箱子看着玛奇朵的背影有点无奈地想着。

……话说回来,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

……

啊,教案还没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察觉到不对,一路飞奔到原本目的地并看见街边已经关了门的文具店的箱子的哀嚎,回荡在晚上七点干燥的空气中。

TBC.

评论(2)
热度(60)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