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高中毕业一条死狗
没热度没人理就会丧
出all胜/UT坑蹲着
逆了会死
微博指路→耳可至夂
没了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3

箱子在自班学生因被措手不及的查水表导致的哀嚎中回到了学校。一口气把几天的作业全部收了上来,顺便让没交作业的几个男生在讲台上扭着腰唱了几首我是女生香水有毒爱情买卖,看着闹成一团的这帮小子有点没好气,然后又乐了。

诶,还是春岛这边好啊。

教室里起哄起的越来越严重,渐渐炮火就波及到了他这里。一个胆大的女生拍着桌子叫好,一转头和箱子对上了目光,于是又拍了拍桌子,“老师来一个呗!”

正看热闹的其他人一听这话也来劲了,“老师来一个来一个!”“老师哦哦哦哦哦!”

……我靠!

箱子吓了一跳,看着那女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起哄声越来越大,箱子无奈地摆了摆手,“我不会唱歌,我唱国歌都跑调。”

“没事没事!老师来一个嗷嗷嗷!!”

箱子向教室后方看了一眼,扫到玛奇朵发现他也满脸笑拍手起着哄,就差没上桌子了。“老师来一个呗!我都没听过你唱歌!”他扯脖子喊了一声。

“我看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箱子在心里对玛奇朵默默地比了个中指,老不情愿地抬腿走上了讲台,“先说好,你老师我在这方面天赋异禀,一般人轻易听不出我唱的是啥,谁笑我给谁加作业啊。”

然后,在一堆人的起哄声中,箱子开了开口,有些艰难地挤出声来。

他嚎了一首他在小学学的儿歌,名字叫啥他还忘了,总之天真烂漫的歌词配上有点五音不全的青年人嗓音的结果就是整首歌都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惨不忍睹,或许该叫惨不忍听。一帮学生在听出是什么之后忍笑忍得异常辛苦,箱子粗略目测班里差不多一半的人脸埋在胳膊里浑身颤抖,另一半表情扭曲像是在欢快地便秘。

终于有几个学生没绷住笑出了声,箱子一脸风轻云淡心安理得地停止了男声独唱,抬手指了指,“你,你,还有你,对还有你小子,”他笑眯眯地举了举大拇指,“练习册37页全写,辛苦了。”

中午吃完饭后学校通知老师们下周五会举行运动会,运动会结束后有一个文艺汇演,在学校的大礼堂里,每个班要求出一个节目,汇演情况会和运动会成绩一起记到班级总分里。箱子下午把这事跟学生一通知,统计了一下比赛的运动员,又得到了班里男生拍着胸脯说一定会拿第一的保证,嘻嘻哈哈中便放学了。

玛奇朵报了男子800米,放学后他收拾好书包在门口等着箱子。箱子远远地就看见玛奇朵那一头金卷毛,发现玛奇朵也看见自己之后举起手来挥了挥。他跑了两步跟玛奇朵会合,“今天去你家?我家有点乱不太方便讲题……”

“想蹭饭就直说吧老师,我已经习惯了你还扭捏什么呢,”玛奇朵乐了,“菜我都买好了,老师你等吃就行了。”

到了玛奇朵家检查了一下他出差时给留的练习题,箱子闻着菜香才感觉自己的胃活了过来,现在有点蠢蠢欲动。玛奇朵不负他望地又做了一顿好吃的犒劳自己的老师,看着箱子吃得香的样子,他眼神又温柔了一点。

吃饱喝足后箱子抹抹嘴,拿起笔开始给玛奇朵讲他错的题。玛奇朵的进步十分大,比起以前一篇卷子需要找对号在哪的可悲正确率,现在他已经能十分自豪地自称自己只错一半了。箱子表示十分欣慰,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每天都能吃到美食的缘故。

“话说,你报了800是吗?”箱子想起了那张报名单,“能跑下来吧?”

玛奇朵有些哭笑不得,“我又不是林黛玉有什么跑不下来的……保证前三,”他扬起一个自信的笑,“要对你帅气的学生有信心啊老师。”

“是是是你最帅了。”箱子咧开嘴乐了乐,拿了一小块玛奇朵烤的饼干,“你这么有信心我看文艺汇演也你来得了,反正也没人报。”

“可以呀。”

箱子本来是说着玩的,毕竟他在玛奇朵这么大时文艺汇演简直就是吭哧瘪肚的代名词。所以当他听到这个回答时停顿三秒后目瞪口呆地看着玛奇朵,然而后者只是转了转笔一脸平静。

“你真要上?”箱子开口确认生怕玛奇朵后悔。

玛奇朵看着箱子仿若刚刚得知自己中彩票一般表情的脸笑了,“真的啊我骗你干嘛。保证精彩得让你合不拢腿。”

“说什么呢你。”箱子白了他一眼,“你要表演什么啊?”

“以前跟几个人组过乐队,大不了我就上去唱您那首呗,师命难违啊,”玛奇朵也塞了一块饼干,“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滚滚滚。你还组过乐队?”

“对啊,”玛奇朵端起杯喝了口水,“反正那时候也没事好干,整个人都无聊空虚得要长毛了,养父母也和我不熟管不了我……”

听了这话箱子一时无言,只能转头去看着玛奇朵开始有些无奈的脸。

“诶怎么开始说这个了,”玛奇朵顿了一下,转头冲箱子笑了笑,还是和平时一样的笑容,“破事多没意思。”

“……”

出差回来后关于玛奇朵的家庭箱子翻来覆去想了很多。夏岛的老师只是粗略地讲了一下玛奇朵的状况,除此之外,他在打架方面似乎也劣迹斑斑,这箱子一开始就猜到了。他能看见玛奇朵有时无意的疏离表情,带着点疲惫和悲伤。他注视着玛奇朵挺直的后背和对着他的微笑,突然觉得,这孩子坚强得让人心疼。

于是他张开手,把还在想解题思路的玛奇朵轻轻抱在怀里。

玛奇朵的动作瞬间僵硬了一下。

“不是破事,也没你想得那么糟,因为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在这里,”玛奇朵听见箱子在他耳边轻声说,“偶尔也依赖一下老师吧,倔脾气的臭小鬼。”

玛奇朵愣了愣,觉得鼻尖有点发酸。

他把头埋进箱子的肩窝里,也轻轻的应了一声,“嗯。”

TBC.

评论
热度(20)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