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小英雄退坑了取关随意
无坑可待 其实想回灵能养老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2

第二天早,箱子坐上了飞向X市的航班。临走前他留给玛奇朵一套数学题,并叮嘱他一定要认真做不会的就打电话问我,不然就罚你天天做超豪华便当。玛奇朵苦笑着说平时就是这样的吧这惩罚跟没有差不多,话说老师你真的不学习下做饭?然后换来了又一套习题和箱子的白眼。

箱子和同行的老师们在坐上飞机的两个小时后到了X市,下飞机后他被扑面而来的热度呛得一口气差点没倒腾上来。九月份的C市已经入了秋,气温在凉爽的15到25度之间徘徊,而以炎热闻名的X市却仍然是烤死人的高温。箱子抓起一个本子便开始毫无形象地边走边扇,同时庆幸还好自己在C市懒得找秋装,穿的还是短袖和背心。

打车到了夏岛高中,一队人浩浩荡荡地走向了那边学校来接他们的老师。趁着带队老师和跟他们一起的领导交涉的时候箱子四处张望了一下,打量着自己身处的这个学校。

夏岛高中比自己的学校大了一圈,升学率也高得吓人。箱子听过这个学校的作风,从领导到老师再到学生,对高成绩的追求都是执着到不能再执着,程度甚至到了能给人一种病态感的那种。一切以学习成绩为优先,尽最大努力做题做题再做题,能提高分数就是王道,箱子甚至觉得相比起来自己学校简直不务正业。强大压力下提高的不仅是分数升学率,X市这边青少年的犯罪率也一直居高不下,但这学校也每次都能以漂亮成绩来作答,教育局也索性睁只眼闭只眼随他们去。

箱子当时听到玛奇朵他们是从夏岛高中转过来的时候还小小地惊诧了一下,随后还是被和玛奇朵的深入相处打消了顾虑。

一行人来到了学校给他们安排的宿舍楼里安置行李,箱子住的是四人间,放好行李和其他三个老师打了个招呼后就和他们一起走向了教学楼二楼的会议室。夏岛高中一切都讲究效率,他们甚至屁股还没坐热就匆匆开起了会议。领导讲话啰啰嗦嗦,箱子在下午两点的空调房里昏昏欲睡,一边迷糊一边还要提防领导时不时会扫过来的视线。

好在第一天的会不多,箱子听着听着记着记着,两小时后会议便在哗啦啦的合书声中结束了。老师们可以在X市随意逛逛自由活动,也可以回宿舍该干嘛干嘛。

箱子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桌面上一个小小的信封图标,是来自玛奇朵的新信息。他划开锁屏点开信息查看,然后咧开嘴乐了。

「老师 我做了豪华便当哦 超好吃的——我记得夏岛的伙食可以和猪食媲美啦 老师吃好哦(´-ω-`)」后面还附带了一张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的食物图片。

「滚蛋。」箱子在回复框里打上包涵他爱意的两个字一个标点符号,「再显摆我回去吃穷你你信不信,还有最后那个颜文字是怎么回事,我说你把标点符号打上好吗?」

过了不到一分钟手机便振动着收到了玛奇朵的回复,「诶 才不要|・ω・‘) 打标点好麻烦的 话说老师你会开得怎么样啦 有没有被夏岛高中的规模吓到啊」

「我得多胆小才会被这玩意吓到啊……会议嘛,意料之中的又臭又长又无聊。」

「作为老师这么说真的好吗 年级主任is watching you|ω・)」

箱子噗地一下笑了出来。「还说我,我留给你的卷子写了吗?你帅气的老师is watching you|ω・)」

「夭寿啦!老师居然开始卖萌啦!∑((((゚д゚lll)))自己说自己帅气太犯规啦 老师」

一来二去的箱子不知不觉中开始和玛奇朵发短信,同事看他盯着手机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不知不觉就到了饭点,箱子被同事拍了拍肩膀,给玛奇朵发了条“去吃饭了拜拜小鬼”就和他们一起去了X市的某小吃街。

吃完饭又闲逛了好一会后已经是9点了,回到宿舍箱子一头扎进了枕头里,动也不想动。迷迷糊糊间感觉手机振动,点开看原来是玛奇朵的晚安短信。

「夏岛的床好睡吧(¦3[▓▓]老师晚上吃的啥呢 哎呀该睡觉了吧 晚安哦」

箱子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按键回复,「吃的酸辣粉……明天还要上学吧快去睡,晚安臭小鬼。」

然后把手机随便一扔,拱了拱被子便进入了梦乡。

会议开得有条不紊,不知不觉就过了4天。第五天的中午箱子懒得和其他老师出去吃饭,便决定尝试一下鼎鼎大名的夏岛猪饲料厂。于是他满怀雄心壮志地打了几个卖相还不错的菜,挑了个没人的地方坐下,然后在吃了几口过后苦了脸。

哇,这还真不是给人吃的……口味被自家学生养叼的箱子老师嚼着白菜默默想。

“我能坐这吗?”

胡思乱想被打断,箱子抬头看向声音来源,发现是个夏岛的年轻女老师。箱子点点头冲她笑了一下示意可以,那人便把餐盘放在桌子上,坐到箱子对面去了。

“人真多。”箱子感叹,“这才下课没多久吧。”

女老师耸了耸肩,“是吧。真不知道夏岛猪食到底哪里吸引人了……老师你是春岛高中来开会的吧?没见过你呢。”

“啊是,”箱子夹了块里脊肉塞到嘴里,我靠好咸,“我叫箱子,教数学的。”

女老师笑眯眯的,“莲鱼诺亚,教英语,你叫我诺亚就好。话说之前我们班的学生还有转去你们学校的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听这话箱子差点没呛到。“你们班学生?叫啥名?”

诺亚眨了眨眼睛,“焦糖、拿铁……”

“……摩卡,玛奇朵,咖啡军团嘛。现在在我们班……”箱子有些无奈地挥了挥筷子,“世界真小。”

诺亚乐了,“对啊,世界真小。那帮臭小子现在怎么样了?我看唯一能让你省心的也就焦糖了吧。”

“还好吧,没怎么给我捣乱。”箱子实在吃不下去了,便用筷子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挺好的孩子,我还给玛奇朵补习数学来着。”

诺亚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补习数学?!”她用稍微提高的语调来表示自己的万分惊异,“这小子转性了?!我记得以前他晚自习都翘掉去打架来着……”

箱子听到“打架”这两个字略微挑了挑眉,记起了他和玛奇朵初次认识时的那场斗殴。

我并没有那种东西啊,老师。他记得少年低头说。

“打架是……怎么回事?”

诺亚看着箱子,沉吟了一会,像是在组织语言的样子。“具体的我也不太了解……我只知道那时候他每天都会出去,怎么说呢,找架打,”诺亚戳着餐盘里的鸡肉,声音低低的,“我劝他他也不听,也不好问什么,只能在他一身伤的时候带他去医务室包扎。”

“我向很多玛奇朵身边的人打听,才大概知道他家的情况,”诺亚喝了口水,箱子静静地听着,“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远走高飞不知道去了哪里,母亲没过多久也因为疾病去世了。之后他就跟养父母一起生活,他们对他很好,但我感觉他始终没办法打开心里的那个门。可能是压力和积怨太多吧,他天天到外面去打架,每次都是一身的伤,再加上很少会输,渐渐就在这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之间传开了。”

箱子沉默着点了点头。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诺亚叹了口气,“至于他为什么转学……这个我也不知道。”

箱子愣了半晌才推开餐盘,“这样……啊。”

“所以我说他不惹事真是奇迹啊,”诺亚笑了笑,“更何况他又开始学自己最讨厌的数学,这简直匪夷所思好吗。”

知道玛奇朵家的情况后,箱子便在迷迷瞪瞪和心绪不宁之中度过了接下来两天的会议。第七天的下午他和一队老师拿着回去C市的机票,向这几天接待他们的老师们道了个别就登上了飞机。临起飞前他又收到了玛奇朵要来接机的短信,他还没来得及反对飞机便准备起飞了,他只能把手机关机。

然后下了飞机走了没几步,就看见了玛奇朵那一头金灿灿的卷毛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

“都说了不用来……”箱子看着玛奇朵心里有点复杂,“安心学你的习行不行。”

“不行。”玛奇朵说的一脸大无畏,“我这是尊敬师长爱护残障人……啊不对,关爱老师啊。”

“……是吗。”箱子点了点头,提着行李往机场外走,“咱们走吧。”

没有预料的炸毛反应,玛奇朵愣了一下,然后快走了两步跟上了箱子。看出来箱子的状态有点不太对劲,再联系起箱子刚刚看着他的眼神,玛奇朵心里咯噔一下猜了个七七八八。无意中碰到了心里某些不愿意触及的记忆,玛奇朵咳嗽了一声,轻声问,“老师怎么了?”

箱子好像被他这一问吓了一跳,“啊,没什么……”

“是听到了某些关于我的传言吗?”玛奇朵看着箱子,有些苦涩地笑了笑,“关于我是个很糟糕的不良少年的那种。”

“才不是!”箱子虽然还有点恍惚不过对这话还是表示了强烈的反对,“臭小鬼别瞎说。”

玛奇朵看着箱子,伸手把箱子手里的行李接了过来。

“等我做好准备,我会把关于我和我家里人的一切都告诉你的。”玛奇朵冲箱子微微笑了一下,“我现在一切都好,所以别担心,老师。”

箱子接过玛奇朵递来的黑色帽衫,叹了口气,也冲他绽起一个笑容。

“……我知道啦。”

TBC.

评论
热度(20)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