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请看简介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长期约稿 我要饿死了 谢谢大家
日lof的一律拉黑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11

夏天的酷暑渐渐散去,秋日带来的清凉的风。白昼变得越来越短,学校种的杏树的叶子也开始变红,然后被风带离树干。

时间转眼到了10月,玛奇朵他们也开始换上长袖长裤,生活还是一如既往的日常。箱子的补课有了显著效果,玛奇朵终于把基本的概念弄清,起码考试时蒙答案不再单靠运气了。

箱子依然是备课、上课、批作业,还有每周三次给玛奇朵的补课,平平淡淡没什么大的波澜。和玛奇朵也越来越熟络,蹭饭的事情也开始越来越频繁。有一天中午箱子终于忍无可忍把自己买的猪排套餐塞给玛奇朵然后将他手里的面包抢过来开啃,一边啃一边在玛奇朵惊讶的目光注视下含糊不清地说,会做饭啃什么面包啊少年不知道长身体需要营养吗。

“我懒不愿意早起做饭……”

“那就去食堂啊!”

“_(:3」∠)_食堂人太多。”

“……那我给你做!”

然后第二天嚼了一嘴鸡蛋壳的玛奇朵沉痛地说老师我错了我明天一定连你的那份便当也做好,你何苦这么作践我和你自己。箱子给了他一个恼羞成怒的爆栗。

从此玛奇朵便开始了每天带两份便当的生活,箱子吃得一脸心安理得。

终于一天开会,学校通知箱子下周要派他去夏岛高中开学习会,他一脸受宠若惊地接过X市的机票,并在当天下午跟自己班的学生说了这件事。班级一下子变得乱哄哄的,箱子不得不拍了两下桌子维持纪律。

“总之就是这样,我会有一周的时间不在班。”他拿起教案,“那边的小伙轻点乐我听见你淫荡的笑声了,还有你们轻点作,主任的秃头攻击我受不起。”

学生听到这话乐的更欢了。

周日那天下午玛奇朵拿着一杯黑咖啡敲响箱子的门,自告奋勇地要帮他收拾行李。箱子说不用,然后挣扎着把衣服团成一团试图塞进行李箱里,以失败告终。

玛奇朵忍着笑开始把一脸挫败的箱子的衣服一件件叠好放进去。

收拾完已经七点了,来不及买菜做饭的他们就在楼下的M记里随便解决掉了晚饭。玛奇朵一嘴薯条和番茄酱地说老师走好,箱子翻了个白眼,老师我还没死呢。

吃完饭他们俩无所事事地坐在M记里吮着杯里没喝完的饮料,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说起来,你以前是夏岛高中的吧?”箱子咬着吸管问,“那学校怎么样?”

“嗯……”玛奇朵装作苦恼地沉吟了一会,“那里的人没你们这儿这么蠢。”

箱子不屑地“切”了一声,“你也不怕被人听到这话扔墙角揍一顿。”

玛奇朵不置可否地耸耸肩,拽了拽有些过长的刘海,金发在指尖聚成一缕,他捻了捻,把手松开。

“啊对了,”箱子突然想起了什么,“这个给你,我不在家时帮我照顾一下我家的植物们吧,多谢。”

递给玛奇朵的是串新配的钥匙,钥匙原来带着的标签还贴在上面。玛奇朵看着这个闪着金属光泽的东西一时无语,抬头看着箱子冲他微笑的脸,轻轻地“嗯”了一声。

那的人没你们这么蠢,玛奇朵的话还没说完,但这里比夏岛更能让他温暖,得多。

箱子是明天上午8点的飞机,考虑到那时候有很多琐碎的事需要早起,玛奇朵和箱子交换了电话号码,吃完饭便各回各家了。

到家后箱子把手机充上电,确认各种明天需要用的东西都装在行李箱里,没问题后就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关灯,盖被闭眼准备睡觉。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振动,嗡嗡声让他扒开眼罩抓起手机。屏幕提示他来了条新短信,发件人是他今天新存的那个手机号码。

“晚安。”信息上写,屏幕在黑暗中亮着光。

他笑了一下,在回信上打出相同的两个字,然后把手机放在床头柜上,安然睡去。

他依稀记得,今晚他又做了个温暖甜蜜的梦。

TBC.

评论
热度(28)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