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小英雄退坑了取关随意
无坑可待 其实想回灵能养老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3

玛奇朵看着面前手拿他随堂小考卷一脸欲哭无泪的红发男人,掰起手指数了数发现这是第18个对他表现出这种表情的数学老师。

从初一到高二,四年八个学期,加上现在的高二上一共九个,平均每个学期都会分配到两到三个不等的对他的数学无可奈何抓狂到放弃的老师。上天似乎把他对数字的敏感性一点不剩地全部抽走给了别人,虽然在语文英语这种方面的学科他可以用天赋异禀来形容,但对于数学,他比一败涂地还一塌糊涂。

嘛,反正他也早早就放弃学这玩意了。每逢数学课他都会以一种不引人注目的方法去探索未知的新世界——说白点就是逃课——久而久之他除了最基本的加减乘除之外已经基本等于什么都不懂两眼一抹黑了。

“这就是天注定啊天注定,老师你再用那种怨妇般的眼神看我也没有用,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玛奇朵一脸严肃(尽管因为满嘴都是面包并没有严肃得起来)地对箱子说,满意地看到他因听到自己后一句话而变得有些精彩的脸色,“别瞪我,怪只能怪我数学的天赋技能点点得太低小于等于零,上帝给了我一双自动屏蔽数字公式定理的眼睛,我也没办法修复这个bug啊。”

他坐在办公桌边吃着刚买来的菠萝面包,正对着拿着红笔在他小考卷上圈圈画画的箱子老师。数学课下课后箱子满脸复杂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吃完饭到我这来一趟吧,能把三角函数写成一价氢氯钾钠银你也不容易。

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听而不闻直接跑掉的,他也没办法解释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坐在这里。可能是觉得这个老师还蛮有趣?能在自己学生面前这么放松的老师现在可不多。

“跟谁说话呢没大没小。”箱子放下红笔抬头弹了 他一个脑瓜崩,话这么说倒也没真摆出老师的架子,“我说你,到底为什么这么讨厌数学啊?”

“天意啊,老师。”玛奇朵把嘴里的面包咽了下去,庄严无比地冲他点点头。

“天意个鬼,我就不信你每次数学课都好好听现在能变成这样?”

“我也想好好听的老师你相信我,只不过每次上数学课时都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牵引着我,”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可能是因为平行世界的我触碰了人体炼成的禁忌导致我一看见代表伟大数学的符号们我的手臂和小腿就隐隐作痛……啊我看见真理之门了……”

箱子无可奈何地打断他,“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扯到漫画上去了,你再怎么双手合十也到不了亚美特里斯死心吧。”他看着终于把一块面包吃完的玛奇朵,“说正经的,你还想不想学数学了。”

“啊,我是多么热爱数学啊,可是数学大大它不爱我……(棒读)”

“我生气了。”

“……我讨厌数学。”

玛奇朵终于耷拉着眼皮不再扯些奇怪的梗和NETA,看着箱子手里的卷子说的有些不甘愿。“要我说老师你就放弃吧,我从初一开始的所有数学老师都放弃掉对我这方面的拯救了,反正我其他科还好也不差这一个吧?你也不用费这份心,我教也教不会,正好。”

我都这么说了,他应该不会坚持了吧?玛奇朵抖了抖耳朵,拿起面包的包装作势欲走。

然而抬头却看见红发男人比刚才更加坚定的眼神。

“才不是没关系以及一点都不正好你个臭小鬼,”箱子老师有些恶狠狠地说,“讨厌的话我就让你不讨厌,有其它科的优势干嘛不乘胜追击?我以我爷爷的名义起誓,这学期期末一定让你过60!”

玛奇朵一时无语,各种想法在脑袋里横冲直撞了好半天也没理出头。瞪着箱子半天都没说出话,最后他还是没绷住乐了。

“只是过六十吗好少,还有这个梗很老了哦老师。”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以及就你这个基础我能带你上六十已经是惊人的成绩了好吗!”

男人有点窘迫地说。玛奇朵看着面前的数学老师,拿起了桌上惨不忍睹的考卷。

感觉稍微燃起斗志了呢。

“我知道了。”

“以及谢谢你,老师。”

TBC.

评论
热度(21)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