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高中毕业一条死狗
没热度没人理就会丧
出all胜/UT坑蹲着
逆了会死
微博指路→耳可至夂
没了

练个笔:D

战死在沙场的战士,左胸口处被鲜血染红的地方,是一小摞陈旧整齐的家信。


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掠过鼻腔的是带着硝烟味的风。手中紧握着满是划痕的枪,无力地扣紧扳机,得到的只是代表空弹夹的咔咔声。

温热的液体浸漫衣襟。脚下的触感依旧柔软。分不清是谁的脸谁的血谁的低垂的手,耳腔轰鸣着嘈杂着低声嘶叫着,像找不到家的孩子在低声怮哭。

万物冰冷。只有左胸口处的白色信件依然温热,回忆是母亲的银色发丝妻子的温柔的手女儿的清脆嗓音,远离了血和火的残酷战场。

右腿已经血肉模糊,紧握着手向前步履蹒跚。子弹嵌入肌肉血管像死神的冲锋,痛感已然麻木,和意识一起慢慢沉入黑暗。

最后一颗裹挟着破碎的风穿胸而入。死神敲响了心间的门。白色的信件浸上最后一丝温热,带着回忆慢慢走远。

Goodbye.Farewell.


评论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