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高中毕业一条死狗
没热度没人理就会丧
出all胜/UT坑蹲着
逆了会死
微博指路→耳可至夂
没了

关于治疗中二的二三事part.2

在那场打架事件后,箱子也开始关注起了这个金卷毛的转学生。

17岁,性别男,坐在自己班里第三列的倒数第二排,朋友是一起从夏岛高中转学过来的咖啡组,总是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但其实好像是个抖S,擅长的科目是除了数学以外的所有科目,据说在以前的学校平均一学期就气走两个数学老师……诶他干嘛对我教的学科有这么大恶意?

箱子一边狂补教案一边内心OS,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已经有点STK自己学生的嫌疑。之前请箱子帮过忙的女同事给他拿来了一杯楼下咖啡店买来的咖啡,他道了句谢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奶沫独特的口感缠绕在舌尖上,随即在嘴里晕开的是带着奶香的甜腻味。

“玛奇朵吗?”箱子抬头看了看那个同事,同时脑袋里浮现出那个同名的学生的金色自然卷。

“是啊,我学生说说这个很好喝,正好看见了就买来了。”女同事冲他笑了笑,拿起了一本作业。“不喜欢?”

“是挺好喝,就是有点……太甜了,”箱子放下杯子低头继续补教案,同时控制着自己的笔不要飞起来,“不过还是谢谢你。”

“诶——我觉得箱子老师你还蛮有少女情怀的啊。居然不是甘食党,so sad——”

听到“少女情怀”这四个字的箱子手抖了一下,本来要写的加号瞬间变成了一个线条风骚尾部颤抖的“七”。刚想吐槽他什么时候有过那莫名其妙的少女情怀,那个女老师就冲他扬了扬笔继续说,“话说回来,你班上新来的几个学生怎么样?听说名字都是咖啡?里面还有一个叫玛奇朵吧?”

“啊对,”箱子低头看了看桌上喝了一小口的饮品,“那学生……挺有个性,”他想起了上周周五那热成狗的天气和小巷里的斗殴,“成绩也蛮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数学方面特别不开窍……”

“呵呵,辛苦你了。”

“……那个呵呵为啥听起来那么不舒服。”箱子放下笔抬头看了眼课表,下节是他们班的数学,“不跟你扯了我去上课。”

女老师头也没抬,“走好~”

走在走廊上后他翻了翻手里的书才发现他U盘没带。“啧”了一声抬头看向二楼大厅的电子表,确认好不会迟到后箱子回头飞奔向教研室,也没顾得上随着奔跑而乱成狮子王的头型。拐角就是目的地,箱子扒着门框转了个弯,本来想帅气地登个场内心里再自带点威武雄壮的BGM什么的,无奈天不遂人愿,没等安全着陆他就迎面撞上了个跟他一样高速移动的东西。

“卧槽疼……玛奇朵?”

生活就是这么操蛋的巧,前十分钟他还在教研室讨论的不亦乐乎的主角,后十分钟就跟他撞了个正着。

“哟老师,真……巧呢。”

玛奇朵仍然是手插兜一脸无所谓的笑容,箱子怎么看都觉得里面有股子戏谑在里面。早上第三节课,九点钟的阳光打在他身上让那种懒洋洋的感觉更甚,少女情怀总是春地说,还挺帅。

但箱子可没空欣赏他这种帅劲。他狐疑地看着面前这个移动方向明显和教室方向相反的学生,“快上课了你在这干嘛?”

玛奇朵头上的耳朵动了动,浅灰色的眼睛眯起来冲箱子展开了一个总能在他脸上看见的人畜无害的微笑,“下节数学,我去寻找新世界。”

“新世界个鬼,想逃课你直说吧毕竟老师我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箱子把本想放在外面的一摞书直接塞到玛奇朵手里,“这事就别想了啊一会好好跟我回去上课,这是咱们班同学昨天的作业帮我拿着我去取U盘,当然要是想扔掉直接跑我一定会代表全班同学感谢你的,当然是在课后辅导的时候。好好拿着么么哒。”

“……老师你这是剥夺我人身自由权,我要代表社会主义制裁你。顺便那个么么哒是怎么回事,OOC了哦,真的OOC了哦,OOC了也没关系吗?”

玛奇朵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手里的一摞书,书已经被用的皱皱巴巴了,书页打着卷,上面还带着他主人的体温。本来应该丢下书马上跑的玛奇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这么做,可能是因为那个周五的偶然相遇,也可能是因为这书上还残留的体温。

取完U盘的箱子出门看见门外的玛奇朵真的如他所言好好等着,不禁上前去摸了摸玛奇朵的头。天然卷的手感真的非常不错,箱子的手又多停留了一秒,“真的有乖乖的在等着啊?前途有望啊少年,快走吧上课要迟到了。”

玛奇朵愣了愣最后也跟着箱子一块向教室走去,“等不等着跟我前途没什么关系吧老师。话说总摸头干嘛,体现出一个年长者的优越和对小辈的关爱吗?总这样我会长不高还会秃顶哦,变成老师这样的欧吉桑你负责吗?”

箱子绊了一下,“谁是欧吉桑你个臭小鬼……”

玛奇朵又露出了他常有的那种无害笑容。“班级到了哦老师。”

他指着“二年D组”的班级牌,先一步跨进了教室。

TBC.

评论
热度(11)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