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直止致

大一狗 修罗赶稿期
小英雄退坑了取关随意
无坑可待 其实想回灵能养老

【出胜】冒险故事

*你不要指望一个画手能写出什么狗屁

*OOC遍地私设如山

*如果能填应该是个长篇

*是个我现在还会怀疑我是吃了什么才会选这个的西幻背景

*没什么问题了就往下翻吧

>>>>>


 CH1.


”这鬼地方真是太热了。“探头望了望窗外,绿谷出久对面的络腮胡大汉沉声说。“我的脑仁儿要在我的大脑里沸腾了。”


绿谷认同地点点头。他抬手整理自己的领子,手指拽了拽穿在外边的皮革马甲,犹豫半刻,还是把它脱掉了。“南方的天气一向如此。我看我们没多长时间就要到了……”


马车摇摇晃晃,像个蒸笼。前方车头处间或有几声车夫的吆喝和马的嘶鸣,马蹄铁踏在石地上,哒哒的声音被高温烤得有些模糊。马车上还坐着车夫的儿子,这精力旺盛的小鬼两个小时前还对他父亲嚷嚷着糖果与龙,手舞足蹈恨不得头朝下翻过去,现在也因为这高温而昏昏欲睡,留下绿谷和对面的大汉面面相觑。


“所吉安,‘岩浆口’。我很久没来了。”大汉开口,声音隆隆地,绿谷只觉得后脑勺都在震动,“除了太热,一直是个好地方。我还挺想在这定居呢。”


绿谷看向窗外,沿途已经开始有了些繁华都市的影子。所吉安的商人一向勤快,绿谷看见他们搬着些货物,正在装箱,带着口音的通用语迅速地被他们甩在后面,消失在风里。“我是第一次来。以前倒是听说过它的大名,不过没想到居然这么热,衣服可真是带多了。”他略带局促地笑笑,“说到定居,我倒是倾向中部。马尔里的黑面包真是不错。”


“中部的人过的太守旧!”像是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大汉挥挥手,嘎嘎地乐了两下,笑容隐没在胡子里。“屠龙者向来都是出身于北方。我当年也做过这样的梦呢,‘金戈铁马,巨大的神话臣服于脚下’。现在人老啦,只能喝些家乡产的烈酒,在梦里想着发财。”


闲聊中,马车外的声音慢慢变得嘈杂起来。所吉安人说话口音一直向很重,窗外声音不小,绿谷却半天没能听懂一句。城都的大门已经远远的可以望见,绿谷看见车夫回头,用蹩脚的通用语提醒他们目的地就在前方。他点头示意,把自己的马甲叠好放进了行李里。


十分钟后,绿谷听见车夫吆喝了一句,他探头望了望,城门在他眼前掠过,马车轱辘终于轧上了所吉安的领土。等到窗外的景物不再变化,他便提着自己的行李跳下车,稍微蹦了蹦,让血液能重新畅快地流通。大汉跟在他身后,绿谷听见他下车时从鼻腔里发出的哼哧一声。


绿谷回过头,对大汉致以微笑。“这一路上过的真是够呛,“他用右手把滑落的行李往自己的肩膀上拽了拽,”希望那个孩子能吃到他嚷嚷了一路的糖。“


“那小鬼弄得我脑袋疼,真亏他爹能受得了。”大汉冲他哈哈笑了几声,底气十足,“老天,没有你我可能半路就跳车了。”


绿谷也笑了。“希望所吉安的美酒能驱赶疲惫。”他伸出左手,得到了大汉一个有力的回握。“如果你在所吉安定居了,也许我们还会遇见呢。”


大汉笑着点了点头,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冲他比了一个家乡风味十足的道别礼。绿谷看见他的背影摇摇晃晃地走远,于是便也掏出怀里的地图,朝着城中央的目的地走去。




“我说我不需要更多擦盔甲的破布了,如果你的视力还完好,真希望你能发现我并没有盔甲那玩意!”爆豪只觉得怒火冲上眉心,“该死的,所吉安的商人真是一如既往地和苍蝇一样烦人。”


他没管旁边人略带惊诧与愤怒的视线,只是捋了捋脑门上的汗,继续大步向前走。所吉安的烈日烧得他烦躁无比,路过的集市上又充斥着各种吆喝叫卖声,爆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似乎马上就要炸开了,突突跳得他只想抓来大街上的商贩揍一顿。他紧了紧手里的剑,剑鞘还令人欣慰的有一丝凉爽的余温。


距离目的地还有不少距离,爆豪加快了步伐,只想能早些逃离灼人的阳光。这城市的道路四通八达却也错综复杂,繁华的都市一向如此,爆豪却只觉得麻烦。他从来没什么耐性,一切事情皆求最快最好,尽管如此,却也没能逃脱所吉安七拐八拐的小路。路面满是沙土,时不时有居民交谈的声音,爆豪路过,也没什么兴趣去听。他一向对这种话题不屑一顾,不过是坊间的传闻,讯息夸张得恨不得邻国国王有三双眼睛。


最后他在一家外表落破的酒馆前停下脚步,没什么犹豫直接推开了年久失修的木门。它发出了老态龙钟的嘎吱声,紧接着传来的是各地冒险者乱哄哄的闲谈。闲谈的内容和坊间大同小异,爆豪听见一个坐在门口的小胡子正在对与他同坐的人高声谈论一位屠龙者是从他的家族出身,他听罢只想嗤笑。所谓屠龙已是上个纪年留下的神话,是真是假早已无从考证,爆豪也从来不信。与那人同桌的几个男人显然也只当他是胡说,难听的笑声从那桌爆发出来。小胡子似乎还辩解了些什么,但声音很快就被嘈杂的人声淹没,再听不见。


他走到正在专心致志擦拭杯子的酒保面前坐下,抬手点了一杯麦酒,并把手里盖着腊封的信交了出去。酒保停下手里的活,抬头看了他一眼,冲他稍稍点头示意一下,然后拿着信件掀开帘布去了后厨。爆豪端起那杯麦酒,杯子很大,他却两三口便把它喝完,来解决燥热温度带来的口干舌燥。麦酒见底后爆豪擦了擦嘴,有些百无聊赖地敲着杯子,抬头看起了挂在墙上的写着悬赏任务的木牌。这也是他赖以生存的手段之一,任务越危险爆豪越喜欢,薪酬也相当丰富。此次来所吉安倒是被人委托……


爆豪移开了视线,悬赏板上并没有他感兴趣的委托。他拿起自己的剑,用袖子擦了擦上面沾染的尘土。正想抬手叫第二杯麦酒,邻桌传来了一个青年的吆喝声。


“不好意思,我是受人委托,”青年轻轻敲了两下木质的桌子,“有人……吗……”


青年不经意地一转头,话说了半截便对上爆豪惊讶的瞳孔。他张着嘴愣在那里,在爆豪眼里看来简直惊天动地地愚蠢并令人愤怒。


爆豪咬了咬牙。远古诸神在上,他现在只想把手里的剑捅进对方的脑袋里。


TBC.



评论(8)
热度(50)

© 知直止致 | Powered by LOFTER